張葉 繪
  孟老漢(化姓)今年88歲,他6年前與現任妻子、小他17歲的於麗(化名)結識。於麗此前是他的保姆,兩人的結合遭到雙方兒女的反對。不惜與家人反目換來的幸福並不長久,今年1月,孟家因老漢的醫葯費問題和於麗鬧僵,老漢和於麗也開始分居。近日,老漢以於麗照顧不周為由,向六合法院提起離婚訴訟,而於麗則反訴,老漢不給扶養費。
  通訊員 陸妍揚子晚報記者 邢媛媛
  起因>>>
  兩老人衝破阻力結合
  婚後六年又鬧離婚庭審>>>老漢:“不離婚就活不長”
  於麗:“他就要養我”
  兩老人衝破阻力結合
  婚後六年又鬧離婚
  孟老漢今年88歲,長期生病的他行動很不自如,連說話喝水都不利索了,可就是這樣的身體條件,他也不惜精力要打一場離婚官司,他的起訴理由是“妻子於麗太不像話了”。他起訴稱,於麗每天中午不給他飯吃,只在晚上給他吃稀飯,於麗整天在外玩,他獨自在家摔倒了都沒人扶,於麗的行為讓自己寒了心,他鐵了心要和於麗離婚。
  不僅要離婚,孟老漢還徹底否認了這場婚姻的感情基礎。2008年,獨身的孟老漢身體不太靈便,經人介紹,雇請了一位同是獨身的女人於麗做住家保姆。於麗來自農村,嚮往城市生活,看孟老漢有住處,還有穩定的退休工資,就想找個依俠蝦閡蠶臚砝從邪椋餃吮惴⒄鉤賞庸叵怠2瘓煤螅誒鼉鴕院ε濾慫迪謝拔桑鞫岢齪兔俠蝦毫旖嶧櫓ぃ俠蝦赫瞻熗耍敖嶧槭撬岢齙模葉運桓星欏薄�
  孟老漢的子女認為於麗心懷鬼胎,打孟老漢退休金的主意,從不給於麗好臉色,甚至還與父親斷了交。於麗的子女也不理解母親的做法,和於麗反目。
  當初背棄家人意願也要在一起,但這場婚姻現在看來並不美滿,兩人結婚後,孟老漢一直卧床,今年年頭的一場大病讓兩人關係瀕臨破碎,主要是為了醫葯費的事情。孟老漢那次生病要住院,可退休金的存摺在於麗手上,老漢的兒女們要於麗拿錢出來治病,雙方為此吵得不可開交。出院後,老漢就被兒子接回家居住,老兩口處於分居狀態。不久後,孟老漢就向法院提出離婚之訴。
  庭審>>>
  老漢:“不離婚就活不長”
  於麗:“他就要養我”
  庭審中,老漢情緒激動,因身體原因,他說話一頓一頓的,談及妻子,他連用了4個“壞”來形容她,“心壞肝壞腸子壞肺壞”,他還細數了於麗好幾條“罪狀”:她好賭,和人家打架鬧到家裡來,經常在外面玩,對自己不管不顧,還從自己錢袋里偷了5萬多。孟老漢總結道:“不離婚就活不長。”
  面對老漢的指責和“嫌棄”,於麗表示,老漢是受兒女逼迫,離婚並不是他本意。當初是孟老漢提出要和她領證的。婚後,她一直很照顧孟老漢,每天幫他洗漱、弄牛奶給他喝。有一次孟老漢得了重病,他的子女都沒來看他一下,是她求醫生救活孟老漢,一連七天都沒睡過覺。孟老漢治病的錢也一直都是她出的,不存在她拒絕出資的情況。於麗認為,孟老漢兒子把他接回去住,是因為孟老漢漲了工資,現在孟老漢的存摺都由他兒子保管。
  於麗不希望離婚,但反訴孟老漢要求提供扶養費,每月支付扶養費一千五百元,並提供住房。“他是我丈夫,我除了低保無其他收入,婚後主要靠他的退休金生活,只要婚姻存在一天,他就要養我,我跟孟老漢結婚就是為了跟他生活。”為了表明孟老漢的錢有她的份,她還提供老漢的遺囑作為證據提交,但被老漢否認了,“我沒寫過這樣的遺囑”。而孟老漢認為,他體弱多病需要雇人照顧自己,退休金連他本人的生活都難以維持。由於雙方各執一詞,法院表示庭後會組織調解,未當庭宣判。  (原標題:88歲老翁起訴要與妻子離婚)
創作者介紹

住家設計

ql64qlhz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