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為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朱錫生(左三)
圖為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朱錫生(後腦部砍傷的刀痕)
  人民網10月10日電 國家公祭網自9月17日起,每天公佈一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口述證言,將連續100天公佈100位幸存者證言。
  下麵是第二十四位幸存者朱錫生證言:
  我老家在安徽壽縣。大約在民國二十年的樣子,因在老家生活不下去,我爹就帶我來到南京,他挑高籮、賣廢品,我就跟著他收破爛,父子倆勉強糊口過日子。
  民國二十六年(一九三七年),我二十二歲。日軍進攻南京,是陰曆冬月十一進城的。進城前,我和父親一起到了難民所,當時是叫福音堂,即現在的十九中。
  一天下午,大約不到四點鐘,日本兵進來抓人,我裝病躺在地上,用被子蓋著,並拿出難民所的一個證明條子給他們看,日本兵不看就撕了。把我和另外兩個人抓走了,往河邊上帶,走到河邊時,那兩個人就被日本兵用刀砍死了。有個日本兵要砍死我,我求他們說,家裡有八十多歲的老人要靠我養活,怕他們聽不懂,還用手勢比划著,意思是老人的鬍鬚很長很長。正說著,忽又來了三個日本兵,我還沒有來得及看清他們,就被其中的一個從背後用刀砍了我的後頸,一下子我就跌倒在地上。這時我心裡還有點數,因我穿的是一個破大衣,我就用嘴巴咬住衣領,逼住嘴不透氣,假裝已經被砍死了。過了幾分鐘,日本兵用腳踢踢我,我仍裝死不動,聽他們講聲“死啦死啦的”後就走了。
  這時大約已到傍晚五點鐘了,天也黑下來了,我痛得難受,衣服上都是粘糊糊的血。想想天也黑了,日軍也走了,趕快逃跑吧!於是,我忍著疼又往難民所跑。因滿街都是屍首,我一路跌跌爬爬的,好不容易才又摸回到原來住的地方。看到我這個樣子,父親驚獃了,難民所的人又不敢讓我蹲在那裡,後來幾個好心鄰居幫忙,他們弄了點香灰給我敷了一下傷口,趕在天亮之前,連夜把我背到一個較偏遠的破草房裡歇下。這時,只好由我父親獨自陪同我在一起。因為沒吃的,我們餓了三四天,實在受不了,父親又只好冒險帶我回了家,幸好周圍還有幾個鄰居活著,就跟他們討一點飯吃。
  挨到陽曆年時,那天下雪了,我剛聽到皮鞋響,日軍就進了屋。日軍看到我睡著了,就拉起我的膀子,看我手上有沒有戴錶,雖見我沒有手錶,卻發現我頸上有傷,就抓住我進行盤查和追問。當時,我不敢講被日本兵砍的,就用手勢比划著,嘴裡發出“轟”、“叭”的聲音,意思是在說我是被日機轟炸時受的傷,這樣總算又逃過一關,把他騙走了。鄰居曾勸我去鼓樓醫院醫治傷口,我沒敢去。我躲在家裡躺了三個多月,約一百多天,傷勢才慢慢好轉,才能起床活動。直到現在,我的後頸還留有三四寸寬的疤痕。
  在我遭到這場大難時,我的父親因受了驚嚇,又著急,老人家好端端的一個人,不久就被弄得痴獃了,到了第二年的九月里,他就死去了。我也因為身上有傷,幹活困難,影響生活,一直到三十一歲才成家。對我的這段苦難經歷,我家周圍的鄰居和我所在的物資回收公司的工人們是人人知道的。
(編輯:SN146)
創作者介紹

住家設計

ql64qlhz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